参考消息网9月17日报道 美国广播公司网站9月6日刊登题为《得州枪击案后尤瓦尔迪的学生们第一次返回学校》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自一名枪手在教室中枪杀19名儿童和
参考消息网9月17日报道 美国广播公司网站9月6日刊登题为《得州枪击案后尤瓦尔迪的学生们第一次返回学校》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自一名枪手在教室中枪杀19名儿童和两名教师以来,尤瓦尔迪地区的学生第一次重返校园。这次袭击案推动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国枪支暴力法得以通过。在一个许多得克萨斯家庭都感到不安的周二上午,孩子们抵达了尤瓦尔迪小学,穿过新安装的2.4米高的金属栅栏,从一个把守在入口处的州警察身边走过。走廊里挂着五颜六色的旗帜,老师们则穿上了青绿色的衬衫,衬衫背面写着“我们一起奋斗,一起创造更美好的明天”。州警察驻守在学校外的各个角落。5月24日发生袭击案的罗布小学被永久关闭,最终将被拆除,尽管时间表尚未确定。建设一个新小学的筹款活动正在进行。“紧张害怕”阿什莉·莫拉莱斯打算让她的儿子杰里迈亚重返课堂,因为这个需要工作的单亲妈妈别无选择。她说她要让儿子到尤瓦尔迪小学门口再下车,因为学校不允许家长进校。莫拉莱斯说:“我很紧张,很害怕。”她的儿子去年上小学三年级,在5月24日的大屠杀中失去了三个朋友。在最近的一个教师见面会之夜,她感到整个学校大厅里弥漫着焦虑。她说:“天哪,真的要发生了。学校就要开学了。”老师们拥抱在落客区从车上下来的学生,领着他们走向一排在防护栏后面等待的老师。一个老师说:“早上好啊,开心果!”“你准备好愉快地度过一个学年吗?”放心不下30岁的塞莱丝特·伊瓦拉在帮9岁和8岁的两个孩子做好准备并跟他们吻别时始终放心不下。她曾经认为这个年龄的学生不应该带手机,但在参加了一个夏天的防范枪手演练后,她改变了想法。她说:“我很害怕,我只是害怕我接不回他们。”得克萨斯州的许多地方几周前就开学了,但在经历了一个夏天的心痛、愤怒以及执法人员失职的消息被披露后,尤瓦尔迪的地区官员推迟了开学的日子。尤瓦尔迪学校的官员说,还有几项强化的安全措施仍未完成,包括安装更多的摄像头和换新锁。伊瓦拉站在街对面的前院里指着尤瓦尔迪小学周围的新栅栏说:“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缺口。谁都可以钻进去。”在枪击案发生时,伊瓦拉9岁的大女儿奥布丽埃拉·梅尔乔正在罗布小学。周二早上,她似乎想尽可能拖延时间,比通常情况下穿衣服穿得更久,还把早餐翻过来翻过去。即使开学大减价活动开始,她也不想去沃尔玛,伊瓦拉为了让女儿高兴而买的亮晶晶的铅笔也不管用了。伊瓦拉把孩子送走后说:“她似乎对麦片粥心不在焉。她心里有事,我知道她很害怕。”心理创伤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局承诺在尤瓦尔迪地区的各所学校周围安插近30名州警。但这对一些家庭来说并不感到安慰,因为在袭击案期间曾经有90多名州警在场。对于10岁的吉尔伯特·马塔来说,许多警察的出现是一个“诱因”,因为有孩子在枪击案中被反弹的子弹打伤。他的妈妈科丽娜·卡马乔说,他还害怕物体燃烧的气味——这让他想起枪口冒烟的刺鼻气味。吉尔伯特很紧张,但他想周二回到教室。然而,他的继父无法摆脱再次发生枪击的恐惧。迈克尔·马丁内斯说:“我的感觉不能再糟了。这一次警察会开枪吗?他们到底会不会帮忙?谁都不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天天担惊受怕的原因。他们要向我们证明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尤瓦尔迪地区有100多个家庭报名上了网课,还有人把孩子从这个区带走,报名上私立学校。腹部中弹受伤的教师埃尔莎·阿维拉仍在康复中。“无耻失败”得克萨斯州众议院的一个委员会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报告,称枪击事件发生后近400名警察赶到了罗布小学,但迟迟不敢面对枪手长达一个多小时。从监控画面上看,全副武装的警察——有些手持防弹盾牌——挤在走廊里,但没有进入教室。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局局长史蒂夫·麦克劳称警察的做法是“一次无耻的失败”。上个月,尤瓦尔迪校务委员会解除了地区警察局长皮特·阿雷东多的职务。麦克劳和得州众议院报告指责阿雷东多未能控制现场,浪费时间去找一间并未上锁的教室的钥匙。解职并没有平息要求其他人受到惩罚的怒火。另有一名警察——尤瓦尔迪的警督、当天的代理警察局长马里亚诺·帕尔加斯——已被强制放行政休假(因接受调查而停职——本网注)。这次枪击事件给华盛顿施加了新的政治压力,要求其采取行动。其结果是两党几十年来首部关于枪支暴力的重要法律。乔·拜登总统6月份签署的枪支法对年轻的枪支购买者进行更严格的背景调查,并帮助各州颁布“红旗”法,使当局更容易从被判定危险的人手中收缴武器。责编:李冉